搬出大山,向幸福生活前进

内容摘要:初夏的清晨,晴隆县阿妹戚托小镇,一栋栋苗族、彝族风情浓郁的亮褐色小楼错落有致,孩子们的欢笑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

王坤(左)和父亲王开云在家门口的“扶贫车间”上班 记者 王明锋 摄

扫一扫看视频

初夏的清晨,晴隆县阿妹戚托小镇,一栋栋苗族、彝族风情浓郁的亮褐色小楼错落有致,孩子们的欢笑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

5月22日7时30分,住在3区6栋的王坤吃完媳妇煮的面条,骑上摩托车送两个孩子到附近的幼儿园上学,随后回家接上父亲,五六分钟后,两人就到达“扶贫车间”开始工作,妻子杨花则到从“三宝菜园地·百花百果园”分到的菜地上,为小白菜浇水。

“我很珍惜这个机会,有时间就自学,积极参加公司培训,努力提升业务技能。我们是计件工资,平时每月收入3000元左右,有时妻子也会来车间帮忙,多的时候,我们可以领到5000元。”说到这里,王坤非常开心。

90后的王坤,老家在晴隆县三宝彝族乡,是全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这里山高坡陡,悬崖峭壁,石漠化导致工程性缺水严重,少量的坡耕地也是跑水跑肥跑土的“三跑地”,一方水土难以养活一方人,当地大部分群众长期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王坤家也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

为了维系一家四口的基本生活,王坤的父亲王开云长期在省城贵阳打零工,母亲在家艰难地耕作本不肥沃的土地,并照顾他和弟弟。

作为家中长子,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坤觉得要改变贫困现状就必须走出大山。初中毕业后,他放弃了求学之路,在家打了几年散工,2015年,19岁的他走上打工“游击”路。

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又欠缺技能,他先后奔走于福建、浙江、广东等地,干过焊工、汽修工、洗车工、机械操作员等七八种工作。

那些年,一家人分隔三地颠沛流离,想吃上一顿团圆饭,得等到过年。

2017年6月,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在三宝彝族乡调研时强调,必须闯出一条决胜脱贫攻坚的新路子。搬迁,成为三宝彝族乡脱贫的唯一选择。三宝彝族乡也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整乡搬迁的建制乡。王坤一家赶上了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红利。

2019年2月,王坤毅然决定“回归”,带着媳妇和两个小孩举家搬迁,拎包入住阿妹戚托小镇。按照搬迁政策每人20平方米的标准,他们一家分到了两套房子。“我自己住的一套是80平方米,父母和弟弟住另一套60平方米,复式结构,厨卫设施一应俱全,我没想到,自己还能过上这种好日子。”

搬进城靠什么生活,围绕“搬得出、稳得住、快融入、能致富”的目标,小镇里配套建设三宝彝族乡产业园区。2018年,宁波市宁海县投入800万元,建立甬黔共建小微企业创业孵化基地,晴隆县龙发服饰有限公司作为首个“扶贫车间”入驻。

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王坤顺利进入了晴隆县龙发服饰有限责任公司,做了一名制衣工。

受疫情影响,为了新市民收入不减,从今年2月起,对口帮扶晴隆的宁海县专门成立“扶贫工作专班”,4名干部专职负责,远程指导复工,还当业务员代跑订单、找资金,帮“扶贫车间”解决难题。5月4日,龙发服饰接到了一笔2350套工作服的新订单。

“公司的订单,今年以来没断过。只要有活干,就算经常加班也不会觉得累。”王坤自己也算了一笔账:“过去日子过得紧巴巴,现在有了稳定收入,还可以存点钱了!”

王开云看到儿子在家门口实现就业,有了一个好前景,果断放弃了去贵阳务工的念想,也到龙发服饰当了一名熨烫工。

“扶贫车间”内,王坤和工友们正忙碌着,王开云也在忙着熨烫服装。缝制、锁眼、钉扣、熨烫……流水线上,工人们操作有条不紊,一件件工作服整整齐齐地堆放在旁。

一年时间里,王坤已成长为车间骨干。“终于有了家的味道!一家人可算是团聚了。”王坤嘴角上扬,笑得很甜蜜。

现在,王坤家顺利脱了贫。原来老家的10多亩土地退耕还林,每年还能拿到4000多元收入。

“搬进城里住上了好房子,有了稳定的工作,孩子学习的环境也好了。搬迁后的日子看似平静、普通,每天回到家里,一家人在一起吃顿热腾腾的饭菜,我感到很幸福,这就是我最向往的生活。”多年的奔波、长期的分离,团圆在王坤心里,是那么的重要。

用勤劳的双手,摘掉“贫困户”的标签,王坤成为新时代的追梦人。从破屋漏瓦到小楼洋房,王坤在客厅中挂了老家和新家的对比照片,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心里很暖,日子很甜,都是党和国家的政策好!”(深度报道详见《后续扶持 靶向发力》)

(责任编辑 陈安彤)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