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隆务,我的河

从省城西宁出发沿着平坦宽阔的平阿高速一路南下,途径蜿蜒的隆务峡口既是隆务河流入黄河的汇合处,但凡路过我生命的一些山山水水,皆在我记忆的光盘里留下抹不去的痕迹,而隆务河就是一条永远流淌在我心灵之上的蔚蓝的河流。几十年来,自然、朴实的这片热土给予我的一切,始终成为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道深情。

几十年烟云,转瞬即逝,我早已把隆务当成了第二故乡,当成了乡愁凝聚的梦想家园。隆务高山环抱,河水依傍,如今,隆务的山越来越美,隆务的水越来越清,与日夜兼程繁荣思念相比,这样的乡愁广阔而又模糊、抽象而又具体,就算日夜默守在隆务身边,面对这方土地固有的空阔苍茫和日臻热闹繁华,也依然无法真正抒怀我内心深处对它的依恋和热爱。

从尖扎县出发,沿黄河东南行二十余公里后远眺,映入眼帘的就是静卧的“鲁公山”,多少年风云变幻,沧海桑田,“鲁公山”与其西北面的隆务峡口遥遥相对、日夜相望,许是鲁公这位大文豪正在运筹帷幄,仰天思筹下一个犀利如剑的笔墨该如何有一个好的开端和曲折生动的故事情节。入峡后道路急弯连急弯,陡崖叠陡崖,有那么一两座嶙峋的山峰也会擎起一朵朵棉絮样的白云,与蓝天碧日齐壮美。隆务峡两旁丹霞山脉赤色如焰、热情豪放,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经年的风雨造就了这里独有的丹霞地貌,视野所及处赤峰连绵,被岁月的锋刀镌刻而就的沧桑和突兀的经络清晰可见。出隆务峡谷后眼前豁然开朗,隆务河在宽阔的峡谷中浩浩荡荡一路北行,河两岸远远近近的村庄依稀可见,高高低低的杨树、油松、金黄果,紫果云杉、紫叶梨、珍珠梅,随意而自然地生长在村庄的角角落落。人家的庭前屋后,巷道院落,绿树成荫、花开似锦。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隆务河,水流很大、很急,我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地去河边,却始终不敢卷起裤脚下河,只能在河边看着伙伴们在浅水处捞鱼虾、泼水嬉戏,任羡慕、焦急、无奈在心头缠绕。后来我还真是捕捉到了另一种享受快乐的方法,那就是:每逢夜深人静,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附耳倾听。终于,听到了、听到了隆务河沉睡时的鼾声和梦中的呢喃。在一次又一次的倾听中,我仿佛还听到了隆务河的轻声的呼唤,听到了隆务母亲踽踽前行时的喘息声,听到了她遭遇艰难时无奈的哀嚎,听到了她沉稳、厚实而铿锵有力的脚步声。

晚霞夕照,湍急的水流如碎金飘洒,流光溢彩,景致甚是迷人。如今,面对此情此景,再忆往昔隆务河水流之湍急和声势之浩大,脑海不时会闪过一些与漂泊相关的诗句,这些不成形的诗行多少年里一直在努力寻找栖居的角落。穿过绚烂的晚霞,我仿佛又看到了遥远的故乡。黄昏中,脊背佝偻的老父亲依旧行走在那条回家的路上,祖辈和父辈沟壑纵横的眉宇间蕴藏着深深浅浅的故土情结,它们使我深深懂得,隆务这一方水土的诗和远方,足够我用一生的时间去品味、捧读和抒写。

隆务镇是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府同仁县所在地,“隆务”藏语意为“良田多多”或“从事农业的藏族”,如此看来,归纳为“良田集中之地”较为合适,称其为“隆务”在我看来既亲切又妥帖。“隆务河”在藏语中意为“九条溪流汇合的河”,其发源于泽库县境内山地夏德日,源头海拔高达4482米,上游段称曲玛日河,接纳马科曲后称麦秀河,北流入麦秀山峡谷和林区,出峡后支流从扎毛曲进入同仁县境,便始称隆务河,也因其流经同仁县隆务镇而得名。因隆务河横贯于同仁县中部,便名副其实的成为同仁地区的母亲河,是黄河在青海东部的一级支流,藏语称“隆务格曲”或“格曲”。其经同仁县曲库乎乡、隆务镇、保安镇、麻巴镇和长二十多公里的隆务峡河谷,一路蜿蜒流淌至尖扎县昂拉乡便汇入黄河。河谷流域是藏族、汉族、土族、回族、保安族、撒拉族等多民族的聚居区,宗教历史文化、热贡文化底蕴深厚、源远流长。

隆务河冲刷和滋养出了一片神奇的土地,这是一片被大自然极度宠爱的土地,也是被艺术选择的土地。高落差的海拔造就了这里错落有致的自然带,融自然、人文、历史等多元化为一体的同仁地区的血脉——民间佛教绘塑技艺,这种技艺用它的宽容、博大为这一地区的文化艺术注入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血液和灵魂,其从艺人员众多、群体技艺之精妙、是数百年来藏区罕见的。同仁地区藏语即称“热贡”,史书里对“热贡”一词的由来有这样一段记载:热贡源自“热撒”村名,现有“热撒村”后有“热贡”。热撒村是这一地区最古老的村子,相传阿米拉杰美丽的妹妹嫁给了热戎哇·丹巴尖参,他们的后代繁衍生息,逐渐形成“热戎哇”和“热卡索”两个部落,后人把他们所处的地域统称为“热贡”,意为“金色的谷底”或“梦想成真的地方”,因为这里俗有“藏族画家之乡”的美称,因而这种精湛的绘塑技艺就被称作“热贡艺术”。热贡艺术是我国藏传佛教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颇具影响的流派,有唐卡、堆绣、雕塑、建筑彩画、图案、沙画艺术、酥油花等多种艺术形式,内容多为佛教人物和佛经故事。我省长期致力于热贡艺术研究的马成俊教授认为,热贡艺术作品造型准确生动、风格独特、工笔精细绝美,色彩艳丽富于装饰性,充分发挥线条的明快节奏感、运动感和立体感,强调整体作品的完美性。质朴的画风,匀净、协调的设色,惟妙惟肖的神态刻画,充分体现了藏族人民群众光辉灿烂的文化艺术内涵,是我国文化遗产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2009年,该艺术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四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在金色的谷地,在梦想成真的地方,怀揣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人们赋予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人格化的神性和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故事,而这些神灵与一方百姓日夜相依相伴、生息共存、和睦相处,岁岁年年永不相弃。

据史料记载:“今同仁县地区秦为西羌地,汉初名为大小榆谷,为羌人活动地区”。拥有200余户、1200余人的土族自然村——年都乎村的土族是在明代时进入同仁藏族地区的,他们与藏族通婚,生活习俗、宗教信仰与藏族相近,生产生活中自然会受到羌文化的熏染和影响。因此跳“於兔”习俗是不仅是古羌人氏族部落虎图腾意识的曲折反映,也是古代羌文化的遗存。作为春秋时期楚文化遗存的“於菟”舞,随明代军队戍边屯田而传入同仁,以示神虎之威风的“虎舞”动作凝重而古拙,豪放而粗狂,把古羌人因崇虎而模拟老虎的姿态表现的惟妙惟肖。每年农历十一月初五至二十日,年都乎村都要进行驱魔逐妖的跳“於菟”活动。名为於菟的舞者在赤裸的上身绘上虎豹图案沿村念平安经、人神共娱、祛疫逐邪挨家挨户跳舞进行表演。由此可见,千百年来,於菟既是传承先祖用来祭山神,驱邪逐魔,祈求吉祥的一种祭祀习俗,又是一钟增强团结、促进村与村及同族之间感情的纽带……

仰望位于隆务河西侧的阿米夏琼山脉和东侧的阿米德合隆山脉,两座山脉呈南北方向蜿蜒而去,纵贯同仁县全境,使这里形成东西部山地牧业区。在藏族同胞眼里,这两座山完全被赋予了诸多的神力和超凡的魅力以及无穷的功能。有“神鸟之王”的夏琼山主峰为境内最高峰,海拔高达4767米。“夏琼”在当地藏语中是“凤凰山”的含义,是这里的山神,把这样一个美丽的名字赋予山神,可见此山在山神信仰体系中非凡的意义。传说中阿米夏琼山和阿米德合隆山,是一对情同手足的好兄弟,位于德合隆山后的阿玛觉毛山是德合隆的妻子,夫妻同心,相亲相爱,彼此感情深厚,相约永不分离。然而,阿玛觉毛的美艳无时无刻不在吸引夏琼,久而久之,夏琼就爱上了阿玛觉毛。每当阿米德合隆不在家时,夏琼便前去和阿玛觉毛幽会私通,有时即便阿米德合隆在家,他们也会情不自禁的眉来眼去,日久天长, 阿米德合隆发觉了他们的私情,如此一来,两位情同手足的朋友反目成仇,阿米德合隆狠狠地教训了夏琼,而夏琼也不甘示弱,向德合隆腹部射了一箭,结果闹的两败俱伤……据说阿米德合隆山的山腰处有一大块地方根本不长草,常常往下流淌沙石,这便是当年他与夏琼格斗时留下的疤痕。从此以后,为了防止妻子背叛,德合隆便将妻子藏在背后, 时刻看管着她,再也不敢有丝毫松懈。传说中夏琼的地位是远远高于德合隆的,但因二人争风吃醋,夏琼吃了亏挨了打,恼羞成怒,一气之下便把头转向西面,但因其转身时用力过猛,扭伤了腰部,再也转不过来了,所以迄今为止他的脸一直是朝着贵德方向,而背对着热贡。夏琼说“我虽然面向贵德,但我的心却永远向着热贡”。传说中的夏琼违背了伦理,但丝毫没有改变他在热贡这片土地民众心目中的地位。我想,定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用隆务河水般宽广的胸襟和大爱原谅了夏琼的过失,依然用万分虔诚地信念去崇拜他、供奉他,并以此来感谢他对这一地区、对一方民众的护佑。烽烟滚滚、金戈铁马的纷争,在隆务河流经近千年的岁月里早已远去,然而,一座座充满神奇色彩的古城,脉脉相连纵横神异的山体仍然矗立在人们面前,矗立在所有隆务地区民众的心中,任凭风吹雨打,任凭古往今来的人们无尽怀想、纪念和尊崇。

隆务啊,我的河
太阳升起的时候
我已在追逐你的路上
这一次的行色匆匆,比当初
邂逅你的感觉,还要羞涩
我那流浪了一世的呼吸,早已被你截流
喘着粗气的脚步啊,湮没在你
宽厚仁爱的臂膀上
走近你,我的呼吸变得急促
一个突然间的自我,就在前方等候
隆务啊,我的河
无数次梦中千千万喊
一颗金戈铁马的红心,与你一起跳动
望着你踌躇远去的背影
我猜想着你的寒冷
封冻的热情,像火焰一样热烈
我唯恐逝去的坚强,一不小心
就会遗忘了你激情燃烧的岁月
今年的冬季有些寒冷
医生说,我的心脏和骨头一样脆弱
见鬼去吧,
他看不到我脆弱的灵魂在冬季里
燃烧的血液
隆务啊,我的河
在草叶尖上闪烁其词的冰冻里
我又看到你望眼欲穿的深情
雪落山川的晨曦中
坎布拉的神韵闻名遐迩
麦秀山谷的回声嘹亮
唐卡堆绣的儿女情长
隆务峡口的疾风犀利
条条隧道直驱宽广
东山顶的阳光四通八达
海黄大桥的巍峨熠熠生辉
我的隆务,我的河

无论做工考究、色彩艳丽、独树一帜的唐卡堆绣,还是遗留着原始文化痕迹和风味的於菟、藏戏、羌母以及充满神奇与欢乐,容宗教、祭祀、娱神、娱人于一体的六月会,在这片充满浓郁鲜活艺术气息的文化名城中,都以形式多样和精彩夺目的形象得到了传承和发展,并散发着令全世界瞩目的经久不息的光芒。

岁月蹉跎,时光荏苒。我时刻铭记隆务河奔涌向前时,曾给予我的所有勇气和力量。往事如风,曾经的沧海桑田,曾经的风清云淡,将伴随隆务河汹涌的波涛,伴随隆务河畔巍峨耸立的水利发电站,伴随飞架东西的宏桥,伴随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把秘境大地的神奇和隆务河的奔腾浩瀚及包容开放,上演的愈来愈精彩。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